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凤清允和安氏,也紧跟在后面。

出了书房的时候,凤清允和如冬对视一眼,如冬对着她点了点头。

凤清允的眼中虽然布满泪痕,可唇角却抑制不住弯了起来。

凤微月,今天你死定了。

北苑。

所有的下人正在新一天的忙碌,突然北苑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众人只见凤太傅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直奔凤微月所住的房间。

春雪此时从里面跑了出来,见到了凤太傅后,一脸惊慌,“见过老爷,见过安夫人,二小姐。”

“凤微月呢?!”凤太傅吼道。

闻言,春雪眼神闪躲,慌乱的指了指,“回禀老爷,大小姐,她,她……”

看着春雪这副支支吾吾的样子,凤太傅更是断定,凤微月溜了出去。

“父亲,您别生气,大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说不定她出府办别的事情呢?”凤清允急急的跑了过来,跪在凤太傅的腿边。

“清儿,你别替她说话!她不值得你为她求情!”凤太傅杀意已决,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清理门户。

凤清允摇了摇头,“她是女儿的姐姐,女儿不忍心看着姐姐和父亲闹成这样,父亲您别生气了好不好?”

凤太傅看着这情景,心中对凤清允的喜爱,又深了一层。

如此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

若她,是府中嫡女就好了。

凤太傅心里头,隐隐有了一个决定。

安氏也罕见的劝着凤太傅,“老爷,为了大小姐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咱们别气了好不好?大小姐既然那么喜欢容王殿下,要不咱们改日去求求皇上?”

“你在胡说什么?凤微月这种小畜生,怎么配嫁给容王殿下!”凤太傅的怒火,又涌了上来。

“来人啊,去把凤微月给我抓回来,她若是不从,当场诛杀!”凤太傅下了死令。

诛杀!

凤清允差点笑出声来,但生生憋了回去。

就在府中护卫即将出府的时候,眼前一直紧闭着的大门,忽然打开,露出一个简雅的身影。

“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耽误我抄经书!”一道甜美软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听到这声音,凤太傅往门口看去。

当看清门口站着的人后,凤太傅微微一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是何人?”

凤微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听到这话,一脸疑惑,“父亲连女儿都不认得了吗?”

女儿?

凤太傅大惊,细细一看后,才发现眼前这个面容干净,穿的素雅的女子,竟然是那个逆女,凤微月。

他记不清有多久了,每次见到凤微月,都是一张大花脸,以至于都忘了她本来的面容。

现在仔细一看,发现竟然就是凤微月。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凤太傅没有说出后半句。

与此同时,凤清允也是一脸见了鬼的样子,急忙往如冬看去,如冬一脸慌乱,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

她刚刚,明明看见大小姐偷跑了出去啊,而且化着浓妆穿着大红大紫的衣服,怎么才短短片刻,就……

凤微月皱了皱眉,回答凤太傅的话,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不是父亲让女儿禁足在此吗?昨日父亲教诲女儿过后,女儿深感惭愧,自知给太傅府丢脸了,因此女儿一早起来,就开始抄写经书。”

凤微月说着,又跑到了屋子里,把自己刚刚抄写的经书,递到了凤太傅的面前。

凤太傅看着这一沓经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父亲拿着剑做什么?”凤微月看着凤太傅手里的剑,好奇的问。

这下子,轮到凤太傅有些不好意思了,拿着手里的剑,拿也不是,扔也不是。

“为父锻炼身体。”凤太傅胡诌了一个借口。

“这样啊,那女儿不打扰父亲锻炼身体了,女儿继续去抄经书了。”凤微月说着,就要回房间。

看着凤微月的背影,凤太傅张口喊道,“等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