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蓝宜欢最近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是一本书里的恶毒女配。

这本书的男主是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家哥哥顾北鸢,女主是高三到来的转学生陆沁。

书里的顾北鸢被陆沁慢慢吸引,两人郎才女貌互相暗恋,而自己作为恶毒女配,也是青梅竹马抵不过天降的一方,因为嫉妒陆沁得顾北鸢喜欢,对她处处针对,所做的坏事都成了让男女主的感情更加坚定的一部分。

这本书的结局是男女主高考之后就订了婚,而对女主下手的她慢慢被顾北鸢讨厌,一点一点消磨光了多年情分,在最后一次对女主下手失败后被顾北鸢扔进了精神病院里。

蓝宜欢醒来以后,泪已经浸湿了枕头。

她不觉得这是个梦,因为昨天开学第一天,真的有一个叫陆沁的女生转来了。

还和梦里一样,因为成绩优异,坐在顾北鸢的后桌。

蓝宜欢三点醒来,一直到早上七点都未曾再睡着了。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想怎么难受。

顾北鸢和她从小就认识,两人家里是邻居,从幼儿园就是在一起上的,一直到现在高中了都一直在同一个学校一个班。

顾阿姨特别喜欢她,所以就算分班的时候不在一个班,也会暗中找人换成一个班。

顾家是A市的生意巨头,光是公司每年的流水就几百亿,顾北鸢从小生的就好看,可以说是完美的男主角色也不为过。

而蓝宜欢家里是书香世家,母亲是著名的钢琴家,父亲是书法大师。

之所以两家能成为邻居,不过是一个有钱,一个有名,真的比起来,实际上不算一个阶层的人。

蓝宜欢在这之前也没觉得两家有什么差距,更没想过顾北鸢家里的势力那样强大,随口一句话就能让自己被关进精神病院里。

哪怕是蓝父蓝母这样有名望的人找尽了关系也没人敢帮他们。

在这个将明未明的夜里,蓝宜欢思考了很多。

她没什么远大志向,从小就是喜欢偷懒的咸鱼。

她也没想过跟陆沁这个女主争,毕竟书里的陆沁是那样的完美。

书里描写的她对顾北鸢那种畸形的偏执和爱,蓝宜欢更觉得不会存在。

对顾北鸢是什么感觉,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要说喜欢吧,似乎也不是。

可说不喜欢,她倒觉得更不太可能,毕竟顾北鸢除了爱欺负她之外几乎是完美的存在,谁会对完美的人没有向往呢。

翻来覆去,蓝宜欢在闹钟响起的那一刻做了个决定。

她以后要远离顾北鸢,把两人的关系死死定在兄妹这一栏。

蓝宜欢还胆大包天的想着,要是能成为姐弟就更好了。

如果成不了,那她就等高考完直接去国外留学,离顾北鸢远远的。

到时候就不会发生书里这些事了。

起床吃了个早饭后,她背着书包就出门了。

蓝宜欢居住的是离学校很近的高档小区的别墅区,走路上学的话也就不到二十分钟。

平时她都是跟顾北鸢一起上学的,因为她赖床,每次都磨磨蹭蹭的出门让顾北鸢等着。

但昨晚大半宿没睡,她今天早早就出门了。

而且她决定这次不跟顾北鸢一起上学了,从这件事开始,就拉开两人的距离。

清晨的阳光正好 ,微风清凉舒爽。

蓝宜欢高高兴兴的背着书包出了门,刚走出院子,就看到了蹲在门口看茉莉花的少年。

雪白的T恤,纯黑的长裤,蓝白的校服外套搭在胳膊上,给人干净清爽的少年感。

微风吹过他墨色的碎发,那张俊美的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笑意,不深不浅。

纯白的茉莉花在他冷白的肌肤下显得娇弱不堪,仿佛在花儿面前,他的容貌都要更胜三分。

蓝宜欢身体瞬间僵住。

刚想着偷偷去上学,没想到出门就碰见了。

她一脸见鬼了表情看了看手机。

现在才七点二十。

平时她都是卡七点四十的点出门的。

顾北鸢今天见鬼了吗?来这么早。

俊朗的少年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抬头朝着门口看来。

入目便是少女又细又白的腿,蓝色的百褶裙,白色衬衫外边套着蓝色校服,纯真懵懂的脸娇嫩的跟花一样,杏眼圆润,透亮到清澈见底,跟块水晶似的闪着光。

——就是表情跟见了鬼似的。

顾北鸢自从看到她,脸上那种疏远温柔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尽恶劣的笑容,像是看见小肥羊的狼。

蓝宜欢瞬间回神,满脸防备的退后了一步。

差点就忘了!

顾北鸢可不是书里写的那种温柔清朗的少年。

他可是个从小就欺负她的大坏蛋。

还经常奴役她!

顾北鸢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蓝宜欢,你这是什么表情?”

“关你什么事?”

蓝宜欢听到他这个声音就来气:“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我一直都这个时间来,是你出门太晚了。”顾北鸢叹息一声,做出一副纯洁委屈的样子:“我每天都等你好久啊。”

鬼才信他的话。

蓝宜欢心里吐槽,但表面并不敢表现出来,只是故作高冷的说:“那以后你别等我了,以后我们分着走。”

这话冷不丁让顾北鸢一愣。

他微微蹙眉望着眼前的少女,言语都冷了几分。

“什么意思?”

蓝宜欢加重了语气,说:“我说,以后我们分开走,上学放学都不用一起走了,这样你不用等我,我也不用因为你着急了。”

顾北鸢见少女一脸认真的模样,他冷下脸沉默了许久。

蓝宜欢看到他冷着脸的样子,心里有些害怕。

记得上次顾北鸢露出这个表情,没多久他就跟人打起来了,虽然是在初中的时候,已经相隔好几年了 ,但顾北鸢把那个男生真的打的很惨,听说腿都打骨折了。

她心里慌慌的,不敢对上顾北鸢的视线,“我可告诉你了,以后不用等我,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要跑。

路过顾北鸢的时候心里还挺兴奋。

终于跑掉了!

她终于做出了改变命运的第一步。

顾北鸢冷眼看着她一路跑的乐颠颠的,心里莫名不爽。

忽的,他想到了什么,嘴角再次勾起笑容,在少女身后慢悠悠的说:“那零用钱就都归我了哦。”

蓝宜欢脚步一顿。

猛地回头看去。

看到顾北鸢带着几分胜利的小模样,她这才想起来。

因为自己花钱总是大手大脚,所以上学的时候零花钱都是存在顾北鸢那里的,每个月月初妈妈发零花钱之后蓝宜欢都直接转给顾北鸢。

反正两人一直在一起,顾北鸢管着钱,蓝宜欢想要什么就直接让他买,如果顾北鸢觉得这钱不合理,就不会给她买。

之所以这件事能坚持到高三,完全是因为零花钱拿在自己手里过两天就没了,但是转给顾北鸢就可以合理分配,不会乱花,每天都能吃点好吃的。

今天才九月二号。

昨天刚转了一千块给顾北鸢。

蓝宜欢已经穷的就剩十块钱了。

她可舍不得这一千块,这可是一个月的零食钱。

顾北鸢则慢悠悠的从她身边路过,还不忘故意打击她一句。

“某人这个月吃不上零食咯。”

蓝宜欢急的赶紧说:“不行,你还给我!”

顾北鸢停下脚步看着她,两人距离极近,凭借身高一米八八的优势,蓝宜欢这个小个子在气势上就输了一大截。

“你想给就给,你想要就要?”

“我以后不跟你一起玩了,你把零花钱还给我。”

“你说了我就要同意?”顾北鸢漫不经心的望着她,“当初你求我帮你保管零花钱的时候怎么不是这个态度?”

蓝宜欢这才心痛的想起,当初还是自己求顾北鸢这样做的。

那会儿零花钱总是被乱花,她实在没办法了才让顾北鸢出个招。

顾北鸢提出这个主意,蓝宜欢觉得还不错,就寻思找个人帮自己保管。

可思来想去,每天都跟她作伴的人好像只有顾北鸢最靠谱,所以就求着他帮忙了。

没想到当年脑子里进的水,都成了现在的坑。

蓝宜欢深知自己理亏,气势瞬间弱了下去。

原本的要债变成了某人耻辱的恳求。

蓝宜欢摇着顾北鸢的胳膊摇着,用她的话来说像个奴隶在求地主。

“你就给我嘛~你给我以后我就不跟你一起上下学了,你还不用等我,这样多好啊。”

“呵呵。”

顾北鸢冷笑一声,在她额头用力弹了一下。

“没门。”

蓝宜欢欲哭无泪,一路跟着顾北鸢去了学校。

这一路上,她想了很久。

最终决定这个月暂时还跟顾北鸢一起上下学。

等下个月零花钱到手,她就立刻翻身成地主,让顾北鸢这个小人再也没有威胁她的机会。

*

高三的课程很紧,蓝宜欢的成绩属于中上游,其实原本是中下游,硬是被顾北鸢每个寒暑假拉着补习补上来的。

顾北鸢不仅是人好看家世好,成绩一直稳稳的全年级第一,听说高三会有保送名额,不出意外就是他的。

而且书里的剧情,顾北鸢和陆沁两个大学霸都被保送了。

蓝宜欢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目光一直在看顾北鸢和陆沁。

看到两人说话,她就感觉头上那把悬着的刀随时要掉下来。

她同桌碰了碰她,八卦的问。

“欢欢,你不觉得这个新转校生跟顾北鸢走的太近了吗?”

蓝宜欢心不在焉,懒懒的看过来。

“啊?”

同桌似乎很有危机意识:“我是说,你跟顾北鸢是青梅竹马,这个陆沁很明显是要插足你们啊!上节课下课我还在楼道看见她朝顾北鸢要微信了呢。”

“哦。”蓝宜欢叹息一声,趴在桌上,神色恹恹。

剧情果然还是开始了。

在书里,陆沁主动要了顾北鸢的微信。

然后两人就开始每天的聊天,嘘寒问暖。

同桌看到她这样,觉得怪极了。

“欢欢,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平时蓝宜欢可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天使,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也不知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蓝宜欢叹息一声,说:“以后不要说我跟顾北鸢是青梅竹马了,我俩只是邻居。”

同桌震惊:“啊?”

教室里很安静,蓝宜欢正常音量的话好像被多嘴的风吹遍了所有同学的耳边。

不少人开始低声八卦起来。

“顾北鸢和蓝宜欢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吵架了呗,又不是没吵过,那次不是隔天就和好了,撒狗粮而已~”

“不是吧,之前也没见她否认过俩人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啊。”

“什么青梅竹马,蓝宜欢跟顾北鸢的家世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好吗?”

顾北鸢似乎也听见了,回头看了一眼。

对上他的视线,蓝宜欢尴尬的趴在桌上。

想死。

A市的高中走读生不用上晚自习,两人一起放学的时候才下午五点五十。

蓝宜欢磨磨蹭蹭的犹豫要不要跟顾北鸢一起走,因为按着书里剧情,今天他们放学会碰到陆沁,顺路发现和陆沁住在同一个小区。

以后的上下学会成功变成三人行。

然后她再被踹出去,留男女主一起甜蜜。

想到这里,蓝宜欢就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惨的人。

要是零花钱没被扣押,可能她也没这么难过。

蓝宜欢正想着怎么从死地主的嘴里扣出自己的零花钱,地主本人已经到了蓝宜欢面前。

顾北鸢太高了,人到桌前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笼罩住了。

蓝宜欢抬头,看到顾北鸢略带嫌弃的神色。

“就这几本书你想装多久?”

蓝宜欢心中不爽,手上加快了速度,嘴上可没饶人。

“你管我?”

她背上书包就往外走,顾北鸢也不追她,慢慢的在后边跟着。

出了学校,街边是两排高大的梧桐。

枝繁叶茂,夕阳的光影斑驳的落下。

路边是卖各种东西的小店。

这也是蓝宜欢乱花钱的原因。

上了一天的学,闻到小吃的香味,谁能忍住不买点吃?

蓝宜欢生怕打扰了顾北鸢和陆沁相遇,走的很快,可路过一家小店的门口,脚步忽然就停了下来。

顾北鸢慢悠悠的追上来,望着蓝宜欢目不转睛盯着小店里炸食奶茶的馋样,忍不住勾了勾唇,揉了揉她的脑袋。

“想吃?”

蓝宜欢立刻回神,她纠结的低下头。

想。

很想。

非常想。

但......这会不会耽误男女主相遇?

以后顾北鸢会不会因为她耽误了他和陆沁的时间而把他送进精神病院?

蓝宜欢不知道,但想起梦里她在漆黑的病院里绝望的样子,心里就很难受。

顾北鸢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微微弯腰看着她,语气也好不容易温柔了一些。

“怎么了?”

蓝宜欢眼巴巴的看着他,“你真的不能把零花钱还给我吗?”

顾北鸢的回答甚至连思考都没有。

“不能。”

蓝宜欢委屈劲儿瞬间就上来了,气的抓住顾北鸢的胳膊就不松手。

“不行,你必须给我!那是我的钱!我要吃好吃的!”

凭顾北鸢的身形,蓝宜欢是根本拽不动的,甚至对他连威胁都没有。

顾北鸢插着兜,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你求我。”

蓝宜欢:????????

“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蓝宜欢真感觉自己见了鬼了,“那是我的钱啊!!!!”

顾北鸢那张好看到不像话的脸,在蓝宜欢眼里竟然是如此的可恶。

“谁让你早上耍脾气,晚上还耍脾气,以后你再耍脾气说不跟我玩,我就不给你买好吃的了。”

蓝宜欢挣扎了许久,可顾北鸢这厮实在是意志坚定,迫于无奈,她只好暂时忍下这个屈辱。

“好吧,以后我不说了,那你这个月要给我买好吃的......”

委屈的眼眶都湿了。

顾北鸢这才拍了拍她的脑袋,语气温柔了很多,“好了,别哭了,把钱给你,你几天就花完了,你忘了?”

“嗯......”蓝宜欢揪着他的袖子,说:“那我要吃小酥肉,还要吃杏鲍菇。”

“喝什么?”

“芋泥波波奶茶。”

“五分糖?”

“嗯。”

顾北鸢去给她买好吃的,下一秒,蓝宜欢脸上委屈的表情就不见了。

在顾北鸢看不到的地方她忍不住露出奸诈的笑容。

哼哼,等这个月过去,这个孙子她就不装了。

只需要忍辱一个月。

下个月就能趾高气昂的当地主了。

只要她合理安排花钱,到时候顾北鸢没钱了,也让他这么求自己!

顾北鸢买了吃的回来,就看到蓝宜欢在那里不知道想了点什么,脸上露出小猫儿似的奸诈笑容。

正常人见了,很难不往她在想坏事这个方面想。

但顾北鸢心里清楚,蓝宜欢心里的坏事,怎么也坏不到哪里去。

说不定正小心眼的想着怎么欺负回来呢。

都十七年了。

也没见蓝宜欢得手过一次。

“给。”

东西递到蓝宜欢手边,她可算是高兴起来了。

吃着好吃的,脚步也终于放慢和顾北鸢合拍了。

顾北鸢也买了一点,他不是很爱吃这些东西,但每次都陪着蓝宜欢吃一点。

两人走了没几步,就正好撞见从文具店里出来的陆沁。

陆沁看到两人似乎还挺高兴。

“顾同学,蓝同学,这么巧啊!”

蓝宜欢本来对这个转学生无感,但想到书里的剧情,她很小心眼的对陆沁的印象更不好了。

所以喝着奶茶默默翻了个白眼,没有理她。

顾北鸢见她如此,也没说什么,对陆沁礼貌的笑笑。

“陆同学。”

看到顾北鸢在人前装的跟谦谦君子一样,蓝宜欢更想翻白眼了。

分明内里就是个黑心的周扒皮。

陆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书里的剧情有好几次,蓝宜欢没得手,陆沁故意假装被伤害,跟顾北鸢搞黑状,让她挨了好一顿骂。

虽然书里错的人是她蓝宜欢,但是心里还是不爽。

陆沁脸色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蓝同学,请问我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吗?我感觉你似乎不喜欢我。”

蓝宜欢冷哼一声,别过脸去继续喝奶茶。

陆沁是个容貌清纯的美人,因为蓝宜欢这副模样,不由得委屈的看向顾北鸢。

“顾同学,我...我是不是不该跟你们打招呼......”

顾北鸢微微笑着说:“没事,她怕生,你别往心里去。”

陆沁脸色呆滞了一瞬,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对了,你们住在哪里啊,我们可以一起走。”

听到这一句,蓝宜欢就知道剧情来了。

她的零食已经到手了,完全没必要打扰男女主相处,所以她选择拔腿就走,根本不理后面俩人。

顾北鸢看到她这个样子,对陆沁礼貌又疏远的说:“不好意思,还有事先走了。”

随后快步追到蓝宜欢身旁。

陆沁愣在原地,一双明媚的桃花眼上满是不敢置信。

【系统,为什么和剧情不一样?】

系统冰冷的声音传来:【宿主,我们本身就因为BUG来错了世界,你选择留在这里攻略这个世界的男主,已经是改写原本世界的剧本了,本身就要承担风险。】

【我之前攻略过那么多男主,每次都是几百的积分,这个世界的男主足足一万积分,凭什么不让我攻略?】

陆沁冷笑:【你们该不会是故意让我攻略给积分少的世界吧?还是你们抽成了?让我当廉价劳动力?】

系统古怪的笑了一声:【您想多了,我们要积分没用,我们的任务是修复错误的世界,这个世界本身没有任何要修复的问题。】

【既然没有问题,那为什么还可以攻略男主?】

【每个世界无论是否完好都有修复的选项,只是这里不需要修复而已,就像是人类世界的冰箱,就算他没坏,你也可以打开紧紧螺丝,这也算一种修复,并不碍事。

这个世界本身完整,男主的攻略积分才高,他自主意识强,不是可以随便攻略的,就算我帮你改了剧本,男主也是有自我意识的,一旦自我意识觉醒,攻略失败是很正常的。】

【你的意思是,就算攻略值上来,他还是有可能突然自我觉醒然后不喜欢我?】

【是的,而且因为这个世界男主特别的原因,您之前的道具光环对他无效。】

【靠!那要你们有什么用?】陆沁在脑海里骂着:【低积分让我打白工,高积分又跟我说道具没用,也不知道到底是没用,还是你这个系统废物。】

系统没有反驳,只是阴揣揣的说:【那就祝您好运吧。】

*

蓝宜欢奇怪的看着顾北鸢。

“你追上来干嘛?”

顾北鸢用一种更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我为什么不能追上来?”

“你不是应该跟陆沁一起走?”

剧情里分明是这样的啊。

顾北鸢似乎有些不悦,眸色慢慢变深。

“你好像很不喜欢她,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蓝宜欢说:“你喜欢她你就跟她走,别叫我一起。”

她以为她这些话已经能让顾北鸢懂了。

却没想到,顾北鸢听到之后,不仅没有生气的做出选择,反而还突然笑了出来。

???

“你笑什么?”

顾北鸢的笑容极具感染力,干净温柔的样子好似春风过境,再冷的寒冰都会因为这个笑容融化。

“蓝宜欢,你不会是因为班上的留言吃醋了吧?”

蓝宜欢闻言,大脑宕机一瞬,随后立刻两步跳开离他远远的,跟炸了毛的猫似的,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别胡说八道!谁吃醋了!我吃也不吃你的醋!”

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顾北鸢看着她跟血一样红的耳尖,一点儿也不生气,轻笑的跟在她身后。

*

蓝宜欢还是刻意拉远了距离的。

甚至晚上不去顾北鸢家里一起写作业了。

蓝母在家看到蓝宜欢这么早回来,还特别生气的样子,忍不住关心起来。

“欢欢,怎么了?今天怎么没去阿鸢家里写作业?”

蓝宜欢十分有骨气的说:“妈妈!我以后不会跟顾北鸢一起写作业了!”

蓝母懵了。

“你们是吵架了吗?”

“没有!”蓝宜欢转身上楼,不忘说:“以后我就不跟顾北鸢一起玩了,你别在我面前提他了。”

蓝母只得无奈笑笑。

心想肯定是俩孩子又吵架了,也不是没吵过,闹得再怎么凶,第二天都会神奇的和好。

那顾家的小子是个明白事理的,她家的闺女又是个傻乎乎好哄的,估计明天就又没事了。

蓝母是不担心。

可隔壁的顾母担心坏了。

看到顾北鸢一个人进门上楼,等了五分钟确定没人再进门之后,她抄着根鸡毛掸子就上楼了。

“当当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