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杜秀青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

可是主持人说的什么,她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只是下意识地跟着丁志华,他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

轮到双方家长讲话。方鹤翩第一个结果话筒,热情洋溢地讲了起来。

杜秀青看着方鹤翩,却只看到她的两片唇在动,究竟她说了些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楚!易海花也说了几句,无非是让杜秀青以后要好好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之类的,毕竟是农村妇女,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几句话已经很不简单了。

婚礼结束,酒席正式开始。

杜秀青和丁志华被方鹤翩和丁光信领着穿梭在各个酒桌上敬酒,几十桌转下来,杜秀青只觉得一双脚被高跟鞋憋得生疼,难受极了,但是这种场合却无论如何要坚持,好不容易敬完了酒,坐下来休息,杜秀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丁志华往杜秀青的碗里舀了刚端上来的鸡汤,体贴地说:“秀青,趁热喝点!”杜秀青看着丁志华,心里觉得暖暖的,低下头喝了几口汤,但是嘴里却没有一点儿味道。

丁志华又夹了几个饺子放在杜秀青的碟子里,并嘱咐道:“秀青,赶紧吃点,垫垫肚子!”杜秀青本想说,实在吃不下了,可是看到丁志华那张饱含笑意的脸,还是不忍心说出口,勉强吃了一个,就再也没有动筷子了。

看着大家觥筹交错,杜秀青只想早点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宴席未散自己是不能走开的。好不容易熬到大家都要撤了,方鹤翩夫妇又拉着杜秀青和丁志华到一楼去送客,杜秀青只好忍着钻心的脚疼,强颜欢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终于送走了所有的来客,乘车回到家里,杜秀青一头扎进了房间里,躺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一动也不动。杜秀青知道,客厅里还有丁志华的几个同学正等着闹洞房呢,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是没有一点力气了。

丁志华伏在杜秀青身边,小心体贴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头痛,脚也很痛,浑身都不舒服。”杜秀青说,“志华,你跟那几个同学说说,今天就算了别闹了,我实在是太累了,好不好?”

“好吧!”丁志华沉默了一下说道。

杜秀青闭上眼睛,听着丁志华走进客厅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几个人在大声说道:“太不够哥们了吧,就这样把我们给打发了,不行,得叫新娘子出来点根烟抽抽!”

也不知丁志华跟那些人怎么解释,最后终于是把他们给支走了,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这个三层小楼是丁志华的家,一楼是客厅厨房和客房,方鹤翩夫妇住在二楼,三楼是丁志华的住所,现在布置成了新房。两房一厅的格局,倒是很大。门口的小院子里还种了许多花和果树。

杜秀青躺在床上,本想沉沉睡去,可是脑子里却是很乱,总觉得一堆堆的黑暗无边地压过来。

朦胧中,杜秀青感觉到丁志华在给自己脱鞋、洗足,正当丁志华要给杜秀青脱下外套换上睡衣的时候,杜秀青猛地清醒了,突然间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丁志华被杜秀青吓了一跳,说:“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没,我自己来吧!”杜秀青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不对,低着头说。

丁志华却不肯就此放过,说:“我们都是夫妻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